北京广播广告网

三网融合受移动互联网冲击 广电优势待挖掘

gbgg.rbc.cn

    按照国务院在去年年初发布的“三网融合整体方案”,2010年至2012年为试点期,在此期间,除了制定三网融合试点方案、推进广电和电信业务双向阶段性进入以外,还将选择有条件的地区进行试点,并不断扩大范围。

    在第一批三网融合试点地区已在北京、上海等12个城市和地区开展后,上月初有消息称,三网融合第二批试点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,其中包括哪些城市,一直无人知晓。有媒体最近称,第二批试点方案有望在年底前后确定。

    三网融合受移动互联网冲击 广电优势待挖掘

    从此报道中看到,由工信部提供的这份名单中,除第一批试点的北京和上海外,其余30个省(直辖市、自治区)中,仅吉林和江西未入围,两家之外的省份除省会城市外还将有其他城市参与试点。

    深度三网融合的大门似乎正在徐徐打开

    “我个人认为,现在中国的三网融合,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,错过了最好的时机”,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向媒体表示,互联网运营商的崛起,让广电和电信原有的优势已经不在,从某种意义上讲,电信和广电一样,都在未来面临着生存危机。“在第二波互联网浪潮,即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前,如果能够实现三网融合,还要看广电电信与互联网运营商博弈的实力”。

    这从已有的三网融合试点效果中即可看出。据报道,截止2011年年中,国内三网融合试点地区iptv试商用业务用户已超过300万户,基于有线电视网络接入试商用用户超过100多万。这样的用户数据,与中国通信和广电行业用户相比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来自互联网的影响先暂且不论,一个长期无法解决的难题是,广电系握有内容播控权,电信系则把持着互联网宽带等资源,指望着双方主动向对方示好,只是美好愿景。

    有媒体引述一份材料数据称,2009年,广电有线业务的收入为370亿元,而三大电信运营商的总收入是8424.3亿元,为前者的22倍多,而到了今年,这个差距也不会缩小。

    “相对于电信来说,现在急的是广电,广电是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;所谓的内容优势,有了互联网也不存在了;唯一在手上的,只有法律和政策赋予的管理权,可是如何管好,还是一个大问题”,上述业内专家对媒体分析,“更何况广电现在本身还处在‘战国时代’,和电信那种集权体制,在执行力、议价能力上根本无法相比。广电本身的体制和历史包袱比较重”。

    资深财经媒体人信海光认为,在双巨头垄断下操作三网融合的一个办法是,双方都把各自的牌照与资源集中起来,成立一个新公司,专门从事三网融合工作。但障碍是,大家都是巨头,新公司里谁控股?更实质的问题是,如果成立新公司,则两大巨头下原来的垄断实体势必要割让利益给新公司,这又是一大难题。

    在南京邮电大学原副校长、博士生导师张顺颐教授眼中,由于两大竞争主体市场化程度不一,也造成不小的阻力。广电自下至上发展,而且是各级政府为投资主体,分级而治,协调上较为困难。因此广电系的整合,在推进三网融合过程中就显得尤为关键。

    张顺颐教授并认为,以下五点如能解决,三网融合目前的困境就会得到大大改善:第一,立法不完善,甚至没有相关的法律可依;第二监管不统一,各自为政的状况,监管方法不到位;第三资源不均衡,双方的双向进入并未开放核心资源;第四利益难协调;第五,内容资源稀缺造成双方竞争过程纷争不断。

    对于媒体监管政策,这是三网融合长期走不出的困扰。多年来,我国的媒体管理在法律层面一直呈空白状态,《新闻法》、《电信法》一直未能出台。法律的缺失使得相关政策只能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出现,再加上技术的快速发展,均给三网融合相关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带来更多的难度。

    张顺颐教授建议,在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、电监会都已成立且发挥巨大作用的前提下,通信业也应该成立统一而权威的、隶属于国务院通信业监管委员会这样的监管机构,从而专门解决融合监管不到位的现状。

    “现在大众的关注点在移动互联网”,四川通信设计院高级咨询师程德杰博士指出,“在于个性化定制业务,智能手机的app可以替代很多功能,这不是三网融合能够解决的”。

    程德杰博士表示,其实广电还是有优势的,只是他们自己没有发掘出来,也没有重视。“一个目前不可替代的优势,就是广电的媒体处理、编辑整理和完善能力;要知道,在信息爆炸的年代,信息的处理、归类是十分重要的;google的搜索帮助大家找到内容,但如何发现你所需要的内容,是信息过剩情况下,必需和必要的能力”。

 (来源:it商业新闻网)

北京新闻广播 北京城市广播 北京故事广播 北京体育广播 北京音乐广播 北京交通广播 北京文艺广播 北京外语广播 北京爱家广播 动听调屏 北京电台介绍 北京广播公司 广告经营 节目制作中心 培训中心 新广播报 听友之家 听听FM电台